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诗人

华夏诗人《诗刊》由中国·红杏诗社主办,邮箱:hxhxsr@163.com

 
 
 

日志

 
 

毕俊厚  

2012-01-08 21:20:02|  分类: 河北省(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俊厚,河北省尚义县甲石河乡万家福超市邮编:076781电话:15343139908邮箱:hbzjksybjh@163.com

毕俊厚,男,一九六五年生于河北张家口坝下山区,笔名山野村夫。初中毕业后在尚义县供销系统工作,二000年企业破产后,自谋职业至今。

九十年代开始文学写作,有小说散文刊发于省地级报刊近百篇。系张家口市作家协会会员,尚义县文协会员。二0一一年开始诗歌创作。有诗歌

刊发于《雅剑诗刊》《潮白河文学》《核桃园》《华夏诗人》等民刊。《乡村年节二章》获圣元诗会(六家论坛联办)优秀奖,《爱的十四行

》获《绿风》诗刊二0一一年论坛十一月主题诗赛优胜奖。现任《北京诗人》论坛诗歌版主。

毕俊厚 - 华夏诗人 - 华夏诗人
祖父的碑墓(组诗)
                 沉默的墓碑
半截青冷的墓碑
黑乎乎矗立在荒山之中
我愈发觉得
那就是祖父的化身
刀刻斧凿的痕迹
淹没在岁月的沙尘里
清晰而又模糊
亲切却又陌生
我迈着轻缓的脚步
生怕惊醒
安睡在墓碑下的老人
我想,也许此刻他正醒着
竖起耳朵聆听那些吵杂的脚步
判断哪个声音更像他的子孙
一生未曾谋面的祖父
生与死这道短短的门坎
隔绝了天伦之乐
割断了触摸我头顶的那双手掌
敲碎了一双慈祥的眼神
我摩挲着冰凉的墓碑
滚热的眼泪滑落坟头
一半追思祖父
一半叹息我的余生
                  杂草淹没的坟丘
祖父客居塞外荒漠
这位早年出走杂技之乡的沧州汉子
至死,都没改变他纯正的乡音
北方的清明 苍凉 哀静
柔软而坚硬的风
呜咽着 像是一声声幽怨的雁鸣
划破长空
滑过干涩的草尖
刺痛我单薄的骨头
天空涂满一层厚厚的铅灰
空荡荡的平原了无生机
孤苦伶仃的柳树迎风而立
弯曲的枝桠仿佛祖父累驼的腰身
封山育林的荒草已逼近祖父的头顶
我像拨弄他的胡子
试图理顺这样的喧宾夺主
可是,这些家伙已将根蔓
深深扎进祖父心里
一方隆起的土包
熟睡着未曾谋面的祖父
有生第一次与他如此亲近
我葡葡在地伸出颤抖的双手
想摸摸含有血缘的泥土
却被硬生生挡了回去
祖父,你的那边可好?
一声问候牵动虚弱的神经
嘤啼声搅乱祖父的清净
风沙平地而起
卷走苍白的哭声
那一刻,你的子孙化成一桩桩木偶
呆立在那里
慢慢浓缩成一团团黑影
                  独家记忆
雪花一再飘落祖父的坟头
枯黄的衰草一身素白
无缘无故为他不孝的子孙
尽着微薄的孝心
劳碌一生的祖父累驼了脊梁
却撑起一座隆起的坟丘
坟头那棵枝桠茂密的老树
蜕尽纷繁的忧思
满地的落叶 是祖父
入土前的一句句嘱咐
风声呜咽 幽灵飞舞
飘荡的冥币铺满通往天堂的遥途
衣袂一扯再扯
藏匿在内心的那丝悲戚
被风掀了又掀
裸露成风干的供物
我怯生生想呼唤一声祖父
强硬的风捂严我冰凉的嘴巴
落荒而逃的眼泪
弥漫成清明的雪雾
我伸出手掌
接住一枚枚雪花
轻轻地捧在手里
像捧着祖父洁白的骨灰
它慢慢地溶化
慢慢地溶透在我的心里
 
沿着历史的站点行进(组诗)
              晚清政府
秋后的蚂蚱
死命抓紧枯黄的衰草
风暴席卷苍茫
要命的辫子
摔落满地
苟延残喘的余生
乞求一副灵丹妙药
落满尘埃的宫殿上
隐隐约约
传来
一声长长的叹息
               民国
一群疯狗
撕夺硕大的棒骨
盈红的血
浸透大地
太阳一病不起
暗黑里
锋利的魔爪
撕扯着
山河一片破碎
              南昌起义
秋天 一记响亮的耳光
响彻天宇
黑幕 撕开一丝缝隙
透出一抹犀光
红色火种
引爆雷鸣
仓惶逃窜的鼠辈
四面碰壁
一些变态的现象(组诗)
               房地产
狂风旋起
地皮 无处藏身
膨胀的蛋糕
越长越大
虚空了内核
使心脏变质
               股市
轮番瘦身
轮番惨败
三围的比例
在无限度扩大
麦芒刺穿气球
一副皮囊
踩于脚下
              泡沫经济
吸足水分
任海绵体自由蒸发
扶不上墙的阿斗
一阵风
原形毕露
一道烈日
射穿假象
顷刻  轻浮的泡沫
灰飞烟灭
                民工潮
潮水汹涌
河岸决堤
数万根血管暴胀
心的宿地
却已一片狼藉
             低迷的文化
能握得起笔杆的人
都在写诗
能写诗的人
却在创建实体
一种空前的繁荣
奔涌而至
我忽然想起一句
掩耳盗铃的成语
               变态的生态
数据显示空气质量
仪表监察排放燃气
我们的家园何其美好啊
一只只隐形的黑手
却用磨秃的笔
签署着别样的交易
山上挖坑植被
山下机声轰鸣
退耕的田土
裸露瘦骨嶙峋的脊背
流干眼泪的河床
布满现代化的垃圾
国家俨然一台创造财富的机器
左手摇旗呐喊  保护 保护
右手果断而有力 矿藏就是我们的宝贝
两只黑手无休止地运作
以谋求更高的暴利
两种声音(二首)
              铡草的声音
早些年
我总喜欢托着下巴
看父亲母亲铡草
父亲提起锋利的铡刀
一下一下铡断贫穷
母亲将日子码的整整齐齐
掌握着人生的尺度
衡量着邻里的关系
草在一寸一寸推进
日子在一天一天铡短
远山一座紧挨一座
父母拉长的身影
多像老树和藤在相互扶搀
夫唱妇随
那“哼哧,哼哧---”
铡刀吃草的声音
养壮了一群群牛羊
养硬了儿女飞翔的梦境
父母的脸颊
在铡草声中
磨砺成刚毅的刀脊
多少年过去了
这种声音响在耳边
痛在心里
               磨镰的声音
一块比父亲还消瘦的磨刀石
一截比母亲还苍老的榆树墩
秋刚露头
父亲急匆匆蘸一瓢月色
将日子磨了又磨
“开镰不等人----”
父亲的话掷地有声
他埋倒身子
让镰刀和磨石使劲亲吻
雪白的刀锋
哈达般披向秋天
母亲水汪汪的双眼
荡起暖暖的春
那“嚯,嚯-----”的磨镰声
由远而近
一直住到我的心里
听了又听
思 念(二首)
               女人和男人
大客车张开巨鲨似的大口
将过客们一网打尽
男人忽隐忽现的头顶
也一同吞进车的腹部
像幽灵似的班车  拖了一条
长长的黑影  将女人的心拽得生疼
女人的思念愈拽愈长
终于成了一断两截的风筝
女人铆足了很大气力
努力把忧伤从眼中拔出
不曾想
一汪泉水顷刻似波涛般汹涌
           儿子和母亲
母亲爬在窄小的窗棂上
探望那条长满红豆的路径
那个镶嵌着忧伤的窗棂
挂满了白发
也挂满了一串串水的晶莹
此刻  月色如水一般透明
母亲的思念正在一点一点拧紧
不能放松啊
等她的儿子一直到天明
雕刻在窗棂口的母亲
是老屋的最初风景
窗花被感动的色泽褪了又艳
艳了又褪
母亲的雕刻愈来清晰
愈来棱角分明
思念的涟漪如流水般颤动
震颤声惊醒归途的梦呓
远方的儿子依稀听见
老屋的屋檐下
滴答滴答的雨声
一直不停

 

  评论这张
 
阅读(8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