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诗人

华夏诗人《诗刊》由中国·红杏诗社主办,邮箱:hxhxsr@163.com

 
 
 

日志

 
 

张开瑰  

2010-04-17 20:30:07|  分类: 甘肃省(甘、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开瑰 又名张开贵 甘肃省康县两河镇人。大专文化,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特约听评员、通讯员,康县政协委员,甘肃诗词学会、陕西诗词学会、广西宜州诗词学会、陇南诗词学会会员,江西山谷诗社理事、四川雅韵诗社社员。有作品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华语台、《光明日报》、中华书局《文史知识》月刊、中国韵文学会《中国韵文学刊》、《文化月刊?? 诗词版》、《当代诗词》、《江西诗词》、《难老泉声》、《甘肃诗词》、《长白山诗词》、《安徽诗词》、《陕西诗词》、《诗词报》、《山谷诗苑》、《东坡赤壁诗词》、《南英诗刊》、《飞天》、《甘肃日报》、《陇风》、青海人民广播电台、《甘肃教育》、《白石诗苑》、《开拓文学》、《陇南文学》、《陇南日报》、《九州诗词》、《雅韵》、《雅风》、《同谷》、《洛坝人》、《捷胜诗词》等电台报刊发表。电话:13830918155
甘肃康县岸门口许家河小学
甘肃康县教育局《教育志》编写组 邮编:746507
甘肃康县岸门口许家河五味子文学社收转 邮编:746507

张开瑰作品集
张开瑰新作 张开瑰新作
张开瑰作品集(一) 张开瑰作品集(二)
红杏报社 红杏报社

张开瑰博客 

                  清平乐·回老家忆先母
“三餐吃饱,天冷加衣袄。”母爱唠叨偏不少,熟料而今已杳。    
门前杂草丛生,房中蛛网灰尘。耳畔依稀母语:“热汤快喝温身”。

         第12期《中华诗词》刊出康县学生专栏喜赋(新韵)
穷乡僻壤久沉寂,今日一鸣石破天。童稚真情吟雅韵,廿人诗稿上国刊。
                      超员醉驾几时休
超员醉驾未停休,华夏城乡血泪流。失去亲人伤不起,千针万箭刺心头。
                 南乡子·乡人欢送侄女当兵
侄女着戎装,飒爽英姿去远方。山野女兵无史例,家乡,鞭炮声声就肉香。
锣鼓打晨光,父老乡亲路队长。送罢前村过小镇,学堂,夹道师生拍手忙。

      【云南之旅】
           陕川途中
树叶红黄酿醉秋,嘉陵江水去悠悠。巴山蜀景风情异,一路秋光爽眼眸。
  双流国际机场乘深航之昆明
依依不舍别蓉城,国际双流倍动情。载我银鹰天上去,穿云破雾到昆明。
         去丽江途中
蓉城朝发晚丽江,沿路疲劳掷一旁。好水名山看不够,诸多情感涌诗囊。
          游大理古城
老城大理客游稠,雄壮门楼几百秋?古貌城中依旧在,洋人街上小溪流。
            晓游玉水寨
浓霜覆地映朝霞,玉水山寨景色佳。大小潭中云自乐,层层叠瀑溅飞花。
         观“印象丽江”演出
土堡之中深洞窟,丽江印象阵容殊。演员五百同台舞,各族风情汇一炉。
             游蓝月谷
雪山之下景奇殊,蓝月谷中三五湖。瀑布轰鸣成百韵,游人惊叫紧相呼。
           黑龙潭公园
亭台楼阁黑龙潭,湖水清清映雪山。古树蓝天多倒影,如诗似画嗾心弦。
            丽江古城
流水人家有小桥,满街石板足堪豪。古装店铺流行韵,垂柳多情檐下摇。
         夜游丽江古城
垂柳依依拂画檐,潺潺流水过门前。古街现在奏新韵,入夜歌声动地喧。
          洱海纪游
洱海情牵半日游,轮船湖水共悠悠。湖心孤岛堪回味,两座神雕诗趣稠。
     大运号游船上观三道茶表演
大运游船趣事多,靓哥俊妹舞婆娑。茶汤甘苦有三味,寓意其中可探磨。
         夜宿楚雄
离开大理暮霭浓,借宿州城在楚雄。彝族风情未能见,天明又是旅途中。
          游石林
一入石林游客狂,绿荫奇石怡心房。千姿百态人尽醉,造化神功费墨章。
       庆丰祥品茶
庆丰祥里笑语哗,七彩云南漫品茶。普洱清心爽肺腑,游人脸上笑开花。
    游西双版纳森林公园
放飞孔雀舞婀娜,山寨爱伲趣事多。浓荫竹板铺幽径,一路欢声一路歌。
       游野象谷
晴晓雾岚浓,缆车上远空。鸟鸣深谷里,人语野林中。古树参天耸,高山栈道通。此园多动物,饲养靠人工。

【新农村采风诗稿】
豆坪村
冒雨采风到豆坪,砖房齐整跃眸新。当年总理视察处,三载翻天变古今。
玄麻湾
娱乐休闲好地方,玄麻湾里最风光。林荫树下新农舍,几度深思文化墙。
金厂村
半坡建起小洋楼,金厂新村亮眼眸。别致院墙添雅趣,水泥公路绕山头。
李家庄
爱心援建李家庄,深圳人民情谊长。几度留恋回首望,整齐屋舍一行行。
鸡山坝
师生一队到鸡山,靓丽新村入眼帘。廿户砖房成一体,门前花草嗾心弦。
贯沟村
屋舍俨然赞贯沟,砖房靓丽醉吟眸。三年灾后沧桑变,处处新楼眼底收。
浣溪沙·新农村
靓丽乡村耀眼眸,农民灾后住洋楼。门前园圃远香稠。 
家具全新花满院,名人书画挂墙头。厨房锃亮断烟油。
凤凰台上忆吹箫·玄麻湾
丽日铺金,碧山叠翠,无云万里天蓝。赏近郊风景,心动玄湾。灾后新村重建,房内外、靓丽非凡。游人醉,芳香扑鼻,草圃花园。
休闲,健身娱乐,看场院之中,设备齐全。山楂花绽,香味飞旋。古树浓荫匝地,高枝上,鹊叫莺暄。牵情处,凝眸壁画,感念先贤。

《任政协委员十年感赋》(新韵)
十载委员未肯闲,诸多提案涌毫端。城乡兴盛萦心际,村镇繁荣系脑间。
关注苍生疾与苦,情牵民众暑和寒。谏言献策富康县,靓丽山河雅韵旋。
《灾后山村》(原韵和贾兴平)
家家灾后建新房,四季穷乡亦暑凉。夏日骄阳还似火,冬天老脸尚枯黄。
囊中羞涩钱三吊,田野荒芜泪九行。莫怨农民生计苦,晨昏锅里有稀汤。

康县中小学生古体诗词创作成绩斐然
2010年9月,自康县教育局向各校发出开展读书活动的通知以来,“诵读经典,弘扬国粹”在全县各校中小学蔚然成风,尤其是学生们的古体诗词创作引人注目、成绩斐然。各校学生在短短的5个月时间里,创作数百首古体诗词作品。其中康县一中、城关中学的十几名同学,在文化部《诗词月刊》、广东《诗词》报、《香港诗词》、《内蒙古诗词》、《昆仑诗词》、《沈祖棻诗词研究会会刊》、《开拓文学》、《陇风》、《清江诗词》、《安徽诗词》、《绿韵》、《岳麓诗词》、《雅韵》、《雅风》、《南英诗刊》、《燕南诗词》、《怀化诗联》、《绵阳诗联》、《祁山》、《鸣弦诗词》、《梵净山风韵》、《长白山诗词》、《心潮诗词》、《冈州诗草》、《孤竹诗词》、《红山诗词》、《碣阳诗词》、《山溪》、《揭阳诗词》、《卓越》、等20多家省内外有影响的报刊公开发表诗词作品90多首;广东《揭阳诗词》第三期、四川《雅风》秋季卷、贵州《怀化诗联》第三期、重庆《心晴诗词》总106期、《陇风》第二期、《祁山》第三期、《盘锦诗词》第5、6期,都开辟了“康县学生作品”专栏。其中石玉玲、王菁、闫真、张赟婷四名同学的26首诗词还被选入选香港文艺出版社的《全陇诗》一书,石玉玲同学的3首作品还入选文化艺术出版社的《中国当代山上诗词选》一书。   (通讯员 张开瑰 马青彦)

              被遗弃的明珠

    两河镇和阳坝镇,都位于康县最南端。
    两河镇和阳坝镇,原本就是康南的两颗明珠。
    两河镇和阳坝镇,自古以来就同时拥有陇上西双版纳的美誉。
    在时光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阳坝镇人因为有超前领先的意识,所以发展特别迅速,仿佛转眼之间就红了火了发迹了飞黄腾达了惊暴了,全县、全市、乃至全省人们的目光都齐刷刷被吸引了过来。游客,络绎不绝,摩肩接踵;经济,全县领先,蒸蒸日上;领导,精心呵护,百般娇宠;政策,极力倾斜,无微不至……现在的阳坝镇,宛若风情万种楚楚有致的美妇,魅力四射,光彩照人,散发着旺盛的活力,散发着迷人的神韵。阳坝镇成了康南、全康县、全陇南名副其实的一颗闪亮明珠,熠熠耀眼,光彩照人。而康南的另外一颗明珠——两河镇,却停滞不前,未能与时俱进。它落伍了,于是便导致这颗明珠暗淡了,无光了,沉寂了,尘封了,被岁月无情的风沙掩埋了,被现在各种美丽的光环遮掩了,被时代那强劲有力大脚给踢开了。因为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也曾经有过辉煌历史的两河镇,在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似丢弃在荒野的孤儿,似散落在草丛的珍珠,不再被人们提起,逐渐被人们所遗忘。现在的两河镇,与阳坝镇相比,相形见绌,自惭形秽,无地所容。
    然而,就是这个被人们遗忘了的两河镇,这个现在“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小镇,也有美丽迷人的自然风光,有悠久灿烂的深厚文化,有生动感人的石门山传说,有惟妙惟肖的石人、石箭及其神话故事,有大宋朝杨家将安营扎寨的几处遗址,有风格独异的古老民居,有鲜为人知、幻若仙境、美不胜收的七寨沟天然景观,有淳朴醇厚民风乡俗。
    两河镇,顾名思义有两条河。两河镇的两条河的名字很富有诗意,一条叫麻柳河,一条叫红石河。麻柳河西东流向,红石河北南流向,它们在镇子的街道下面的老街处汇聚,形成巨大的一个深潭,名曰关煞潭。老街并没有街道,听老人们说,解放以前,两河街道很宽很长,街道的下头也最繁华,许多人家和房屋都集中在这里。可是不幸的是在1948年被土匪的一把火烧得精光,现在只有粮管所和二三间民房,然而当地人们还是习惯上把这里叫着老街。这个关煞潭甚是怪异,过一段时间就会夺去一条人命,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人的性命丢在了这个关煞潭中,因而当地人们都对它近而远之,不敢轻易在关煞潭边洗衣放牛,更无人在潭里洗澡游泳。这个关煞潭充满了许多神秘的迷信诡谲色彩。随着自然资源被人为的破坏之后,麻柳河和红石河的流量锐减,关煞潭也失去了昔日碧波荡漾、深不可测的神韵和风姿,变成了可怜巴巴的刚能没过人头的一泓浅潭。可是,就是这个一竿子到底的浅潭,却夺去过好几条人命。两河学校的一名老师和另一名老师的一个孩子,就被这个可怕的关煞潭给无情的吞噬了。笔者深深地记得,那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前期一个炎热难耐的午后,两河学校和两河街道的二十多个年轻人一起在关煞潭里游泳,年轻人胆大,不相信迷信,再说人又多,就更不怕了。没有想到的是游泳结束后,就在大家都上岸穿好衣服准备返回时,却发现石崖上有一套衣服没人穿,再看水中,却躺着一个人,大家这才想到出事了。等到几个人重新跳入水中把那个人拖上岸时,才看清是学校的王老师,可是人已经变的僵硬,鼻孔里不出气了。大家就不明白,小小的一个浅水潭,有人会被淹死了,当时怎么就没人发现呢?而王老师又是会游泳、识水性的人,这就让人们感到很怪异了。这之后第三年的一个暑假,还是两河学校某老师十四岁的孩子,在关煞潭旁边的河里捉鱼玩耍,玩着玩着,糊里糊涂地就径直走进了关煞潭,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麻柳河的发源地在白崖山,白崖山与铜钱乡的麻园村背靠背。白崖山峭壁万仞,怪石峥嵘,形态奇异,山上全是白色的石头,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光彩夺目。清澈甘冽的泉水从白崖山山上的石隙里流出,汇聚成无数条山涧,给麻柳河提供了丰富的水源。麻柳河从白崖山山脚下向东流去,沿途经过马坝、吴营、中营、街道四个行政村,全程有六十多里。记得我们小的时候,麻柳河沿途两岸全都是茂盛的麻柳树和翠竹,麻柳树千奇百怪、姿态各异,一个紧挨一个,粗壮的虬枝上布满了苍老的青苔。这些麻柳树,遮天蔽日,不但保护着麻柳河两岸石砌土垒的堤岸,而且还为当地增添了一道亮丽独特的风景,“麻柳河”之名也因之而来。麻柳河水量丰沛,两岸水草茂盛,沿河有许多深水潭。河中鱼类众多,不但有黄鱼、连鲢鱼,还有乌龟和娃娃鱼。这条麻柳河,是两岸人们的乐土和精神家园。我们小时候,只要一有时间,就到河里疯去了,有时还成天不回家。清早上学和中午放学回家吃饭时,不走大路,而是在河边麻柳树下行走,在树根下和杂草丛中找羊肚菌。下午回家,则一边在水中捉鱼,一边往回走,等到回家时,一串串鲜美的白板鱼和花斑鱼也就提回了家。可是,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随着人为的破坏,河边的麻柳树稀疏了,河中的鱼也灭绝了,河水减少了,深水潭一个也看不见了。麻柳河,也逐渐失去了往昔的迷人的魅力和风姿。现在的麻柳河,仿佛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在流着浑浊干涩的老泪。
    红石河,发源于清河原始森林,比麻柳河源远流长,沿途除了要经过两河镇的廖坝、丁山两个行政村外,还要经过陕西的略阳、宁强两县的一些村社。红石河上游叫清河,下游叫红石河,下游因为河里有许多千奇百怪的红色石头而得名。这些红石头,姿态各异的静卧在清清的河水中,被河水折射出各种不同色彩,斑驳陆离,绚丽耀眼,煞是好看。在红石河中游玩,除了能享受麻柳河中的那些乐趣外,还能拣拾一些红奇石,回家后置于案头把玩,别具情趣。在红石河的黑湾口,正对着黑湾口门口有一个高高耸立的长石条,酷似亭亭玉立的少妇,在翘首凝望黑湾口。相传这黑湾口神秘莫测,常常有妖魔鬼怪出来抓人。一天,突然一阵乌云卷来,两个魔怪把桑家坝的几个小孩和妇女掳走了,这个村里的郝龙和郝虎兄弟穷追不舍,一直追进了黑湾口里面,与两个魔怪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斗。被魔怪掳走的妇女和孩子被救下,但是郝龙和郝虎兄弟却与魔怪同归于尽了。于是郝龙的妻子天天就在正对着黑湾口的对面山坡上等待丈夫,她明知郝龙不会回来了,但是她却执着地伫立在那儿,天天等,月月盼,最终,她变化成了一块耸立的石条。
    这红石河,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那是根据店子口山上和河中的三块石头想象而成的。山上青冈林里有一块刀削似的石头,仿佛箭头一般,当地人称为石箭;山下的河中心,一块巨石压着另一块石头,被压着的石头,则好像一个仰卧着的人。传说,在红石河的窄峡子,有一个石头成精了,他经常在红石河流域兴风作浪,祸害百姓,弄得民不聊生,沿途人们的生活一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此事终于惹怒了玉皇大帝,他派天兵用神箭射杀此妖,天兵一箭射来,没有射中妖怪,神箭却撞翻了山上的一块巨石,巨石滚下山来,正好压着妖怪,一直压到了现在。而那神箭的箭头,也深深的扎在了青冈林里。
    与红石河相比,麻柳河虽然没有红石河那么丰富多彩的神奇传说,但是,麻柳河却有悠久深厚的文化底蕴。在麻柳河流域,随处都可以看到远古人类的墓穴,墓穴全部用加工过的、比较精致的石板修砌而成。听老人们讲,那是长着尾巴的人修建下的,那些人修建下墓穴之后,在自己的尾巴开始枯萎的时候,也就估计自己临死的时间快到了,他们就走进墓穴去,其子女则往墓穴里送吃送喝,直到断气为止。当然,这长尾巴人的墓穴,是真是假,笔者无法稽考。可麻柳河流域的中营、后营、吴营等地名,都说是北宋的时候,杨六郎驱赶番帮时安营扎寨的地方。地名有中营和后营,为何没有留下前营之称呢?当我们带着这个疑问问及老人之时,皆曰前营就在现在的街道,根据地理位置分析,信然。街道、中营、后营等地有部队安营扎寨毫无疑问,因为在这些地方的许多山头上,至尽还留着坚固的堡垒,许多山山名依然叫寨子山。但是不是杨家将安营扎寨,是不是杨家将的杨六郎安营扎寨,就有待史学家去进一步考证了。
    麻柳河流域也曾有过很多古老的、别具分格的建筑。记得笔者小时候,两河街道很整齐,全都是木头架子木板房,很有特色。祖父和曾祖父给我说过,他们那个时候的街道的房子才讲究哩,雕梁画栋,楼阁庭院遍布整个街道,清一色的木板房整齐划一,临街各家各户的木板墙壁上全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和图案。在中营村的后沟湾,有一处大户人家的庄园遗址,占地面积有十来亩,在笔者的记忆中,那断垣残壁也透露着大户人家的气派与豪迈,不完整的石狮子、石柱和石板,酣睡在泥土里,依旧作着主人没有作完的美梦。然而近几年,那里开采铁矿,这个遗址被全部掩埋了。在麻柳河畔的桦林山上,笔者的老屋至今还在,有着500多年历史的古朴典雅的老房子,在桦树林的掩映之下,犹如我的先辈、祖辈、父辈一样,静静地沉眠着。不过,笔者每年都要沿着前辈人走过的崎岖小道,爬近十里的山路,去看一下曾经给留下我许多美好记忆的老屋。
    在吴营村,有一位吴老爷,不但在麻柳河非常有名,在两河镇非常有名,就是在康县也很有名。他名叫吴思孝,是清朝咸丰五年考取的廪生,后又被清庭恩赐为贡生。他监修阶州贡院,负责捐资刊印《阶州备志》和《正俗新旧格言》。吴老爷重视山乡教育,晚年在家乡两河镇修建义学,办起了两河镇的第一所学校,给两河镇的文化教育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其事迹被载入《康县志》和《康县教育志》。
    常听老人们讲,两河镇在鸦片战争到解放前,是很热闹繁盛的。在这一百多年的历史中,中国连年战乱不断,兵荒马乱。那时候,汉中、广元、宝鸡、绵阳、安康等地的人们,为了躲避战乱,许多人都举家搬迁到了两河镇、以及两河镇附近的宁强县管辖的苍社沟乡这两个世外桃源。那些年月,两河镇的漫山遍野都有人家居住,连最偏僻、离街道有好几十里路的雁沟和七寨沟都住着一些大户人家,我们从现在的一些房屋、庄园的遗迹,就可以想象到当时那些富商巨贾们隐居荒山野林的情景。当年,不但两河镇的街道有集市,苍社沟乡也有集市,就连最偏僻的后营村都还有集市,这三个集市按农历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错开逢集,而这三个集市之间最远的距离也只有30 里路,所以一月之中几乎天天有集市可赶,商人、小贩、农副产品,可以轮流在这三个集市上买卖销售。不论那个集市,每到逢集之日,总是人头攒动,商贾云集,店铺小摊满街都是,特色小吃随处可见,粮食、农副产品压断了街,清晨赶集的络绎不绝,麻柳河和红石河的河水,都被人们的吵闹声和吆喝声搅得沸腾喧嚣起来了。而每到傍晚,麻柳河畔,红石河边,则又“家家扶得醉人归”。解放以后,外地的人们全都纷纷返回原籍,两河镇一下子冷清起来了,那种繁盛热闹情景也就随之一去不复返,再也看不到了。老人们每每讲起那时的情景时,心情是很复杂的,既充满了自豪和喜悦,又带着无限的伤感和惋惜之情。而六十年后的现在,人们都往城里拥挤,或者出外打工,或者寻找花花绿绿的世界去了,当年的三个集市只剩下两河街道这一个,但是每逢三六九集市之日,赶集的人三三两两,少得可怜,这个集市近几年也在不只不觉中变得“门前冷落鞍马稀”了,犹如风烛残年的多病老人在苟延残喘。
    在两河镇的东面,有一大片原始森林。这一片原始大森林,一部分属两河镇所有,一部分属略阳县,还有一部分属于宁强县。这片森林的大山顶峰,参天古树包裹着一块平地,平地之上修建着一院子房屋,这就是有名的苜蓿庵。苜蓿庵建筑宏伟,规模特别大,可以容纳数百人在此借宿。虽然修建在高山之上的大森林中,但是解放以前香火还是特别旺盛的,善男信女们络绎不绝。庵院的大门前设有机关,用来防止恶人进入。此庵为何时所建,为何人所修,问了许多老者,皆云不知。听进山打猎者和采药人说,苜蓿庵到现在还有好多间房屋存在,他们就经常在里面过夜。因为路途遥远,且崎岖陡仄,极难行走,所以笔者至今未能前往一睹苜蓿庵的风彩,为此,这也成了笔者的一个心病。
    两河街道的西面尽头,有一条水量丰沛的清溪,注入了麻柳河。这条溪流源远流长,溪沟特别幽深,源头一直伸向了白杨乡的中沟里。沿溪水逆流而上,道路非常难走,全都是陡峭逼仄的崎岖小道,而且全部都淹没在荆棘藤蔓和萋萋芳草丛中,需一会儿攀崖涉溪,一会儿跨步越石,一会儿挥刀斩刺。进沟大约走七八里路,就到了花石板,这里溪流从巨大的石板上流过十几米之后,从陡峭的悬崖上俯冲而下,撞击成了好几个深潭,颇为壮观。而那溪流流过的石板,则十分奇异,上面布满了各种花纹图案,酷似龙蛇鸟兽,惟妙惟肖,溪水流过,仿佛在游动嬉戏。过了花石板,再走七八里山沟,就到了两条溪流的交汇之处,此地名曰两叉河。在两叉河,沿左边的一条溪流而上,就到了石门山,沿右边的一条溪流而上,便进入了七寨沟。
    石门山山顶,是一个石山顶,巨大的三角形石头高耸入云,巨石西侧,有两个特别大的石洞,洞内宽敞幽深,轰鸣声不绝于耳,是旧时代的两个矿洞。相传石门山下有一户老实贫困的人家,在这里过着清苦的生活。一天,老母亲病了,她的儿子上山去给她采药,走进了石门山的一个洞里,看见一个老太太在推腰磨,磨眼里磨出来的是白苞谷糁糁,老太太给了他一碗。他又走进另一个洞里,是一个老爷爷在推腰磨,磨眼里磨出来的是黄苞谷糁糁,老爷爷也给了他一碗。这个年轻人把两碗苞谷糁糁拿回家后,却变成一碗银子和一碗金子。从此以后,这户贫困人家过上了好日子。消息不胫而走,于是很多人都到石门山的洞里去挖金子和银子,不但什么都没有挖到,反而跌进了石门洞的海眼里。传说那不绝于耳轰鸣声,就是大海汹涌澎湃的怒吼声,是经过这两个洞里的两个海眼传出来的。
    七寨沟幽深狭窄曲折,溪流时而急,时而缓,一路上,清澈凛冽的溪水全部都是在奇形怪状的岩石上欢快地流淌倾泻跳跃着,倏而,形成飞瀑迭现、滚珠溅玉的奇异壮观景象,但猛然之间,则又石潭相连,溪水俯冲而下之后,在形似大小不等的水缸一样的石头潭中盘旋迂回,打着漂亮的旋涡,煞似好看。溪流变换着各种不同的调子,或高亢嘹亮,或低回哀婉,或欢快活泼,或忧伤凄绝,如歌似啸,若泣若诉,能撩拨起人的万千情绪,听得人的心都陶醉了,沸腾了,破碎了,融化了。溪流两边全是悬崖峭壁,极为险要。每一个要隘之处,都有寨子的遗迹,一共有七处,此沟故名七寨沟也。走完七个寨子,山势不再陡仄狭隘,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眼前呈现出了一个大坝,足有一个飞机场大。大坝被两面的大山和森林夹拥着,连绵不断,而且越往前走,越宽阔。溪流从坝子的中间缓缓流过,两岸芳草萋萋,水中鱼儿成群结队,在溪流里无忧无虑的追逐嬉戏,显然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置身这里,仿佛幻若仙境,给人一种空旷辽阔、心旷神怡之感。这个大坝有十多里长,坝子的中央,有一处旧庄园的遗迹,非常气派,门前的两个石狮子完好无损,院内石板石柱雕刻着各种奇巧的花纹和精美的图案。传说,这是古代一个朝廷四品大官的庄园,但是却又没有留下任何可供稽考的资料。不过,我们从那七个寨子分析,这户人家的来头和背景不小,并非等闲之辈。时光倒流三十年,就是笔者读小学的时候,那时全国各学校大兴半工半读之风,老师带领我们全校四年级以上的小学生和初中生,打着红旗,唱着革命歌曲,背着苞谷面和被褥,浩浩荡荡的开进了七寨沟,搭起棚子,驻扎在那里开荒种地、并且点种木耳和香菇。劳动生产的间隙,老师就给我们教书识字。我们在七寨沟一直居住了三年,这种生活荒废了我们的学业,我们的青春、理想、热血,全都抛洒在了这荒芜人烟的七寨沟,回想起来,至今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
    两河镇的麻柳河和红石河,日夜奔腾不息,在历史的长河中,经历了坎坷和曲折,饱受了创伤和阵痛,创造过辉煌和鼎盛。麻柳河和红石河,哺育着两河镇世世代代勤劳质朴的人们,孕育了丰富灿烂的悠久文化,滋润着两河镇的灵山异水,生发了许多神奇美丽神话传说………现在,麻柳河和红石河的历史、文化、传说、辉煌、自然美景、人文灵气等等,全部都被尘封起来了,因而两河镇落伍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不过,笔者坚信,随着康县生态强县决策的逐步推进,随着托河至后营公路的修通,随着“阳坝——托河——两河——清河”这条旅游线路的铺开,麻柳河和红石河一定会重现昔日的风姿和活力;两河镇这个被遗弃的康南明珠,一定会焕发出新的光彩,一定会具有更大的魅力,一定会走向新的辉煌。

 

清 明 感 怀

凄风冷雨酿奇寒,节近清明百不堪。

荒冢经年未祭扫,病身累月岂加餐。

揪心矿难王家岭,诅咒旱魔黔桂滇。

遣闷河边无意绪,柳舒花绽笼青烟。

 

异地清明好惘然,家乡往事总情牵。

老娘床上多青泪,先父坟头少纸钱。

梦里潺湲麻柳水,心中弥漫桦岭烟。

倚窗凝目山城夜,凛凛北风冷雨旋。
 

贺王守智先生七十五大寿

 一

文友举杯笑语哗,仁和居里满堂霞。

吟诗作赋庆高寿,春暖山川万象嘉。

王公业绩足堪夸,靓丽今生绘彩霞。

从政写诗两不误,“三情”喜读“那人家”。(注)

 

心系家乡感物华,才思敏捷笔生花。

咏诗多有惊人句,字字情浓韵味佳。

疾恶如仇众口夸,廉明清政未偏差。

十年教育多成果,桑梓遍开桃李花。

书法羲之神力加,室中墨宝醉流霞。

淋漓酣畅飞雅韵,吾等凝眸思绪遐。
 

注:“三情”指王守智先生的诗集《青山情》、《溪水情》和《故乡情》,
“那人家”系他的散文集《那山,那水,那人》。

 

山乡农家(冬)

鸡鸣早起踏寒冬,山道羊肠霜雪浓。

一背干柴燃四季,煮蒸岁月火炉红。

荆棘丛生南北坡,整天砍伐苦心窝。

青棡成料汗流尽,木耳种收工序多。

一出家门爬陡冈,弯腰负重运肥忙。

增收增产猪牛粪,忙趁冬闲送岭墚。

清晨老少上高山,整地伐薪迎酷寒。

晌午沟湾燃野火,烤香冷馍伴风餐。

 

感事(用杜牧《山行》原韵)

高矮层楼倒复斜,废墟深处有人家。

官员含笑迎回扣,豆腐渣中泣泪花。

 

春游石沟

岁岁石沟景色幽,潺潺碧涧鸟啁啾。

茸茸浅草绿芽嫩,山弄春情惹壮游。

杂花烂漫缀山沟,飞瀑悬崖放眼收。

一路溪声歌不断,饱餐秀色泛飞舟。

绿意怡人无尽头,青篁老树绕藤稠。

旧年枯叶掩荒径,凛冽清溪石上流。

杜鹃奇卉手中挥,一队师生笑语飞。

越水攀岩寻野趣,满身山色映霞霏。

二水相交两叉河,石门山下影婆娑。

联欢摄像春风舞,绿草坪中好放歌。

嫩笋椿芽满山香,新蔬野味酿斜阳。

游人尽兴归来晚,一袋春光举家尝。

注:石沟是康县两河镇七寨沟中的一条小沟,
位于石门山下,景色奇异,美不胜收,置身其中,幻若仙境。

 

评曹操及曹诗

建功立业说阿曹,语出惊人气势浩。

碣石东临观大海,一腔壮志寄洪涛。

逐鹿群雄站未消,悲歌慷慨韵犹高。

书怀寓意情深远,奔放雄奇百代豪。

四字诗歌成就高,文学史上领风骚。

掀开豪句新局面,气势雄浑意境遥。

 

说杜甫及其史诗

史安内乱起悲歌,民不聊生泪成河。

颠沛流离杜工部,心酸满腹赋蹉跎。

历尽风霜受折磨,田园荒芜怨声多。

“三吏”“三别”留青史,后辈吟之泪滂沱。

中原战乱漫硝烟,字字杜诗血泪言。

捧读《北征》心犹悸,哀魂遍野浮眼前。

关注民生杜诗篇,底层苦难涌眼前。

再呈历史真实性,赢得美名万代传。

 

雪夜街头独行

夜静鹅毛舞,街衢暖足游。

冷风敲碎骨,寒雪砸蓬头。

恐怖迷灯影,呆然凝冻楼。

墙角一贫者,鼾声和泪流。

 

共话广播笑语喧
     2006年7月中旬,酷热难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韩兰兰、宋立琴二同志不辞劳苦,专程来到康县召开听众座谈会,令人感慨不已。其间,有中央电台铁杆听众李花桥、张毓文、朱彦芳、李菲菲、杨瑞娟、唐艳、豆倩、朱绪国等陪伴左右,宾主畅所欲言,亲如故旧,赋诗记之。

难耐桑拿酷热天,首都康县紧相连。
驱车万里联听众,挥笔千言述情缘。
生面别开座谈会,丽姿辉映白云山。
亲如故旧心飞动,共话广播笑语喧。


山乡春韵
春到山乡情味长,云轻风暖菜花黄。
河边吐翠舒新柳,山岭飞红绽野芳。
童稚笛声惊紫燕,农夫笔彩染荒冈。
嫩蔬一垄飘香韵,漫步田畴醉夕阳。


春雨山行
乡村荒野雨霏霏,一路山行兴致微。
耳伴农家鸡犬叫,身边鸟雀乱斜飞。
怡情嫩草新牙短,扑面山风寒气威。
麦畦菜花唱新韵,含烟惹雾唤春绯。


雨后山村
春雨初收大地娇,乡村处处弄风骚。
清溪老柳鹅黄嫩,荒岭山樱霞彩飘。
油菜铺金香旷野,桃花似火艳枝梢。
儿童散学寻诗趣,牛背飞笛过小桥。


立冬大雨
立冬时节雨泼飘,一夜惊心客梦遥。
窗外叶随草淅沥,檐前风伴水呼号。
山腰晓霁犹苍翠,枫岭日升更艳娇。
涧壑沟溪飞瀑泻,银光闪闪韵滔滔。

 

汪家岭记
壑壑沟沟几道湾,林中户户述辛酸。
山腰千步背清水,岭外十里买油盐。
坡上禾苗兽分享,炉边枯叶晚旺燃。
偏偏最是言幼小,路远羊肠上学难。

 
宕昌吟稿

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

旧址参观倍肃然,长征二万忆前贤。

强攻天险腊子口,编整红军哈达川。

转战陇南谋决议,会师陕北谱新篇。

当年主席音容在,小镇而今美名传。

八力草原二首

七 绝

绿茵满眼众陶然,情醉茫茫大草原。

碧浪层层接天际,心飞身外欲成仙。

西江月

满目层层碧浪,绿茵苒苒天涯。草毯镶嵌野黄花,游客惊呼失诧。
牛角蓝天顶破,“白云”游走山洼。摩托急驰赛飞槎,一幅天然图画。

官鹅沟二首

七 律

一路高歌景色优,奇峰怪石竞风流。

悬崖泻瀑飘雅韵,深涧碧潭涤凡愁。

翘首观天泉洒面,侧身穿峡岩碰头。

青山随处垂银练,溅玉飞珠醉吟眸。

西江月

峭壁险峰万仞,晶莹素练高悬。流急涧幽透骨寒,冷气带珠扑面。
巨石裂开细缝,白崖缠绕云烟,苍山峡谷水潺潺,心被鸟声叫乱。
 

池 营 沟

深沟一道进池营,路险车行景色新。

野鸟高歌迎远客,清溪欢唱送佳音。

河边怪石背青树,山上奇花隐绿荫。

农舍稀疏飞雅韵,白墙灰瓦散芳馨。


火 烧 河

潭清沙净潋滟波,迤逦幽深火烧河。

静卧荒山游客少,独居峡谷欢趣多。

真情充沛孕特产,流量丰盈唱滂沱。

两岸农家风景异,水声人语共婆娑。


靴 子 坝

火烧之河景色幽,小村靴坝向源头。

水声唱响数千载,茅舍沉眠几百秋。

便道一条通岭外,潮流多款进山沟。

时髦最是农家女,亮丽风姿成主流。


教师节感怀

 (一)

城乡老少笑语喧,大快民心喜讯传。

佳节欣逢新领导,文人巧遇好清官。

上峰慧眼识才俊,百姓同声话时贤。

康县师生沐雨露,而今教育见晴天。

 (二)

沧桑转瞬叹云烟,冷暖人生一梦间。

学校和谐空口号,教坛腐败苦难堪。

真情众愿望除弊,翘首民声盼好官。

待到清风吹大地,东升旭日艳杏坛。

 (三)

金风送爽畅陇南,康县山川醉欲癫。

遍野枝头收硕果,满怀喜悦荡心田。

尊师重教兴鸿业,育李培桃绘锦笺。

百里燕河飞雅韵,未来发展谱新篇。


西江月三首

赞送教下乡教师

项目巡回培训,省城教师辛劳。前来康县路迢迢,细致精心辅导。    
教法新鲜有味,学生兴趣极高。吾侪心中涌大潮,受益终身到老。

参加中欧送教下乡培训感赋

全县老师汇聚,中欧送教下乡。山城沐浴好秋光,我等心情舒畅。    
培训观摩互动,激情会场飞扬。农村教育谱新章,一路放飞希望。

开 例 会

周日必开例会,旧调领导重弹。检查督促甚颇烦,耳朵生出老茧,    
废话滔滔不绝,螺旋再紧几圈。条框约束奈何天,难道无人改变?

浪淘沙

听中央台《汶川紧急救援》有感

地动复山摇,余悸难消。家园痛失泪空抛。多少亲人相阻隔,时刻心焦。  
挚情架通桥,“平安纸条”。传递信息把愁浇。电波承载八方爱,温暖吾曹。

《康县诗词选》发行座谈会

诗选发行会,迎春笑语喧。风骚歌盛世,雅韵唱尧天。

写景真情涌,抒怀热泪弹。新书翰墨味,香伴雪花旋。
老磨房

村头树下老磨盘,记忆封存叶落前。轮舞水歌成往事,凄凉鸟语冷溪湾。
石桥河月夜

朗月清辉满水湾,野鸥出浴自悠闲。石桥远接西山梦,一夜幽思印碧潭。
行 香 子二首

央视演播大厅参加《两岸情缘》征文颁奖晚会

歌舞娉婷,央视大厅。看佳客、雅士明星。霓虹流彩。韶乐多情。惹神儿荡,魂儿醉,梦儿惊。    
征文获奖,堪慰今生。舞台上,似幻疑真。证书耀眼,奖杯晶莹。喜鲜花艳,心花放,泪花流。

中央台一行五人到两河学校送温暖

千岭婆娑,万壑吟哦,感天地,秋泪滂沱。京都远客,留影两河。看山欢腾,水欢唱,人欢歌。   
问寒送暖,真爱撒播。路泥泞,幸苦多多。关怀听众,情系电波。惹乱心律,动心魄,喜心窝
己丑岁末感怀

岁末回眸己丑年,诸般喜事涌心田。惠农政策抓重建,科学宏猷除弊端。

家电下乡多补助,野珍上市有余钱。城村共谱和谐调,水秀山明天湛蓝。

春时抗旱夏秋涝,灾后建房众心焦。土路漕深车不走,泥墙架湿砖难挑。

河边沙石钱昂贵,城里建材价陡高。棚漏偏逢连夜雨,野风狂啸水滔滔。

身远讲台整一年,编书修志乐无边。广寻资料未言苦,细改诗集尚说甜。

陶冶性情多雅趣,拓宽视野少穷酸。案头文稿飘香韵,涤荡心胸御暑寒。

 余悸震魔未尽消,新愁再度挂眉梢。深秋瑞雪覆原野,盛夏洪流卷巨涛。

康县城中尘浪涌,白云山上雾霾飘。多情惟有墙头月,夜静清辉撒板桥。

 朔气浓霜酿夜寒,徘徊遣闷燕河边。截流翻板唱新韵,项目工程奏主弦。

“足浴城”中公仆醉,“农家乐”里赌徒喧。可怜还是教书匠,绩效工资望眼穿。

 闹市栖身杂念抛,旁观冷眼看喧嚣。官场覆雨蛇餐象,商海翻云蚁食糕。

鼠岁争评范跑跑,牛年热议躲猫猫。烟尘转瞬随风去,雾散青峰依旧高。

岁 末 回 故 乡

岁末归桑梓,心头感万千。寻根元地子,追梦老鸦山。

麻柳河中蟹,青㭎林里蝉。寒风吹往事,忆念后沟湾。

注:元地子、老鸦山、后沟湾均系我们村里的小地名。

回乡记

——赞农村灾后重建

 行到村前眼模糊,儿时记忆尽删除。点击河岸多新舍,搜索溪湾少旧庐。

复制潮流靓南岭,粘贴绚丽艳西隅。农家小院溢情韵,下载时髦染画图。
白  云  山

叠翠层峦接碧天,白云青黛绕山旋。峭峰万仞林幽静,雾海松涛鸟语喧。        2010年1月19日
冬 日 乡 村

冷露凝霜百草衰,荒村寂寥总堪哀。暖心斜日峰巅去,刺骨寒流门缝来。

炉火家家常旺盛,朔风夜夜久徘徊。炊烟绕宅寻春梦,苦恨百花山外开。

赞李广贤老师写诗

乱山重叠映红霞,老李吟诗兴致佳。碾坝河边寻胜景,嘴台街上赏奇花。

才歌城里风骚女,复咏乡间亮丽娃。夜半串门招狗叫,惊飞庭树一群鸦。

赞王守智先生

守智老人文采佳,清词妙句咏中华。三筐诗丽同声赞,八斗才高众口夸。

燕子河边飞雅韵,白云山上散绮霞。退休莫道夕阳晚,一样骚坛梦笔花。
山村小学校园绝句

天生本是好乖乖,一入学堂便滞呆。日日老师凶面孔,笑容怎感挂桃腮。

六点天明进学堂,书包未放扫地忙。校园偌大劳吾辈,羡慕老师在梦乡。

暴雨惊雷午后天,儿童放学返家难。泥泞路远狂风吼,校长心中何坦然。

施教因才半句空,高分就是好英雄。山乡学校偏方向,多少师生苦恼中。

检查评比未停休,全县师生泪暗流。分数高低是关键,整人罚款鬼神愁。

一进校园学子愁,条匡约束烂额头。株株幼苗缺营养,从小身心不自由。
家居岭外烂泥湾,周末回归雨飞旋。校长不知吾辈苦,迟迟放学为那般?

朔风呼啸旧衣单,陪伴残星扫校园。厕所房间洗干净,谁怜小手似冰寒,

诸多“守则”满墙头,岂敢校园言自由。灵气天才被扼杀,立异创新何处求?
校长整人办法高,工资扣下你求饶。成天开会搞评比,那有教师能吃消!
住校学生最可怜,自理衣食苦不堪。整日残羹和剩汁,关爱无人自幼年。
苦学苦教何日休,摧残嫩蕊最堪忧。成天作业如山重,欢乐师生脑后丢。

山乡发展梦南柯,校长而今胜鬼魔。坑害师生拿回扣,阴谋巧施敛财多。

  评论这张
 
阅读(76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