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诗人

华夏诗人《诗刊》由中国·红杏诗社主办,邮箱:hxhxsr@163.com

 
 
 

日志

 
 

魏东建(四)  

2009-05-11 11:33:22|  分类: 安徽省(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负着世界前行

             ——评诗集《行走意或飞翔》

 

王拂晓

 

魏东建先生还是一个很年轻的作家,其丰富阅历却非一般年轻作家可比。他做过民工,练过地摊,干过保险,做过推销等,现在是在电视台工作。这也使他的文学写作显得广泛而丰富,主要是在散文、诗歌、评论间游走。魏东建先生作为一个散文家是激情的。这也影响了他作为一个诗人是偏于抒情的。读他的诗能感觉到一种速度,是行走的速度,与诗人柏桦的速度有很大不同。诗人柏桦的诗的速度是激情加速度且带着血液的涌动,有时甚至变为一种冲锋。可是魏东建先生的诗是行走在路上的速度,能看见脚步上落下的灰尘。如果说柏桦是一个下午型的诗人,常有一种坐在星期天下午的阳光里的慵懒。那么魏东建先生则是一个早晨型的诗人,给人一种行走在早晨的曙光里开始一天忙碌的感觉。

魏东建先生的本职是一个走南闯北的电视人,这个工作的性质遂使行走成为他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深刻影响了他的文学创作。从这本即将出版的诗集《行走意或飞翔》里便随处可见他行走的身影,一年四季行走在路上。

晨曦中

我陪着太阳奔赴

千年的盛宴

……

于是

我飘逸一袭黑色的风衣

翩然走向你

你为了这一瞬

已经在这里立了千年

我又在你的目光里

华美转身

于是

行走

成为风景

在今日的金陵

                      ——《行走在春日的金陵里》

 

可以说,行走在春日的金陵里的东建的身影无比潇洒,一袭黑色的风衣翩然地走着,华美地转身,让行走成为风景。东建行走的路上很奇怪没有遇见夏日,姑且就把这首《在去看你的路上遇见雨》当作是发生于夏日的故事。因为东建行走的身影依然是那么潇洒,仿佛刚刚从春日金陵归来,身上的尘土尚未拍净,便又潇洒地上路了。魏东建先生说“我出发的时候/雨也在路上/我和雨在去看你的路上相遇/你我彼此转身/在远离的瞬间/伸出你干燥的右手/向我一挥/风起云涌/归于平静” ,较之行走在春日的金陵里的潇洒,则又多了几分大气的从容和平静。

如果说魏东建先生行走在春日和夏日是轻盈的脚步伴着无比潇洒的身影,那么行走在秋季里的脚步就有些沉重,有时还带着泥泞了。

 

行走在秋天里

一路的泥泞

高爽的天空

瓦蓝

白云悠悠

我喜欢仰头看天

便总是摔倒

 

这是个

泥泞的秋季

——《泥泞的秋季》

 

这就是诗人魏东建,在行走的路上遇到了泥泞的秋季,还是喜欢仰头看高爽的天空,却总是摔倒。这样一个诗人行走在路上注定是一个独行者,但在这个到处充满乌烟瘴气日渐浮躁的世界,还能仰头看看高爽的天空,何尝不是一种幸福。事实上,诗人魏东建也一直在坚持着对这种幸福的追求,即使总是摔倒,即使是在这个泥泞的秋季。一个有思想的诗人总是坚持自己的行走的。

在这个沾满泥泞的秋季,诗人魏东建带着泥泞走进都市的脚步是沉重而失落的,他的发现同样充满了伤感。

夜竟然是四十八小时

我守着咖啡

咖啡凉了

 ……

我想象我是世界的独子

世界为什么会节育

她怎么不知道心灵的孤独

…… 

我的泪在笑容上划过

花开的日子

怎么是秋天

于是我牵手以前的你

在落叶中行走

落叶在用失落的眼神看我

 ……

凉从心底传达到手指

我用自己的左手温暖自己的右手

天亮了

风又走开了

我发现自己怎么突然间白发飘飘

你啊我那在水一方的佳人

望穿秋水

看见的只是我的白发

有素简托鸿雁

曰:念君归,思念苍白成头白的芦苇

 

——《现在都市的秋水佳人》

 

这是一个怎样的都市呢?在诗人魏东建的眼里是四十八小时被黑夜所占据,只能守着咖啡慢慢变凉,随之慢慢变凉的当然还有诗人的心。诗人发现自己竟然是世界的独子,这个节育的世界让诗人的孤独与日俱增,是一种遗世独立近乎绝望的孤独。但仍然还有一种近乎绝望的希望支撑着诗人。诗人于泪划过笑容里喃喃自语:“花开的日子/怎么是秋天”,深入骨髓的难过轻轻拨动心弦。于是诗人“在落叶中行走”,感觉“落叶在用失落的眼神打量我”。而我们看到的分明是诗人失落的眼神在打量这个让人绝望的世界。诗人便裹紧大衣带着绝望,义无返顾地走进了冬天。

萧瑟的风行走在天地间的时候

我又开始打点自己的行囊

暖暖的阳光

是我想要避开的眼神

我只想与悲凉相伴

行走在风里

 ……

我义无反顾的行走

对于豺狼和伪装的神像

我只是无言的微笑

把轻蔑挂上嘴角

 

——《初冬邂逅水仙花》

 

诗人以决绝的态度义无返顾地行走在冬天萧瑟的风里,“把轻蔑挂上嘴角”,“暖暖的阳光/是我想要避开的眼神”,诗人想避开这个伤害了他的世界的一切眼神,即使是充满了暖暖的阳光的眼神。诗人不无悲壮且绝望地说:“我只想与悲凉为伴”,“ 其实我已经死了/肉体僵硬后/被装进了一个铁盒子和蛋糕烤箱一样的铁盒子里/我躺着/安静得象块蛋糕/蛋糕起初就是这样/被火温暖与热情包围/我曾经很羡慕/现在如此了/我无动于衷/于是与火同归于尽/融合做青烟三股/冲向蓝天/白云不敢看/你们的笑容与泪水/其实与我无关/属于生命的东西/都将我抛弃/于是我看见你真诚的表演/感动于你的逼真/但是我已经没法为你喝彩/连鼓掌也做不到/如果你抬头看见我/其实我已经死了”《 其实我已经死了》。诗人在初冬邂逅水仙花不是惊喜而是深不见底的绝望。这种绝望蔓延到生命上是对死亡的惊人平静,把自己身体想象为蛋糕很新奇深刻但又很贴切,那么这块蛋糕在尘世被谁所吞食则引人深思。诗歌就是应该让人想象驰骋,思绪飞翔的事物。

在诗人魏东建先生行走的冬天里,诗人还看到了另一番景象。感慨于在都市的夹缝中过冬的人,“他来到这里/推动他的是日渐长大儿子的目光/牵拉他的是老婆晒暖的温情/他终于狠下心来/把目光和温情都背在肩上走出来/与都市相遇后/他发现/他拥有的一切都没能给他勇气与力量/他没了底气/他只能怯生生的问/这都市/“有零活没?”/都市看着瑟瑟发抖他的样子说/“这是个暖冬啊!”他在都市的夹缝中过冬》诗人在行走中也没有错过寒冬里的诗意“雪上行人猫着腰/偷听希望睡梦里的笑声”。

  诗人魏东建在《背负着世界前行》一诗中写到:“人生的姿态/无非两种/行走抑或飞翔/当生命的旅途出现障碍/我只有选择/走投无路飞起来。”事实上,魏东建先生一直背负着世界前行,在路上。这在当今把诗当成游戏和时装表演的社会是何其宝贵。

  魏东建先生诗歌的力量源于行走,其优点在此,弱点亦在于此。可能是作为一个走南闯北的电视人的职业原因,其行走有时过于匆忙了,这便使他的诗歌有时显得回味不永。不过很显然,《行走意或飞翔》这本诗集的出版不管是对于魏东建先生本人还是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礼物。希望背负着世界前行的魏东建哪一天能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惊喜。

 

此岸心情

——读魏东建诗集《行走抑或飞翔》

 

孙霜霜

 

品读诗,就不应带着读小说的浮躁,看散文的散漫来读,它需要我们用纯美的心境去品味。初读魏东建先生的诗,看到好多老师前辈对魏东建及他的作品的发自真心的评析,评他的人,评他的文,我逐渐了解了这一位实实在在的大地的儿子,看到了立于天地间的一颗赤诚的热心,感受到追风追月追逐心中自由的诗人情怀。

星辰日月,冬去春来,生命每天都在变,不管你看没看见。行走在风里,思念在雨季,寒冬的夹缝,暮秋的落叶,诗人眼中的意象都是那么的厚重,风是凛冽的,雨是冰冷的,冬的无情,秋的迟缓,全都化作诗人胸中的一腔热情,是爱情,是亲情,抑或是人世间擦肩而过的陌生之感?全都是,又全都不是,其实无谓执着于诗人到底情归何处,向谁而发,我是读者,只是作为一名普通的读者在读,在诗中我读到了痛,读到了哀,读到了深夜独自吞泪无人诉的无助与不安,读到了即使生命悲凉也要怀抱世界不忘感恩的智慧,读到了飞鸟的快乐,一世的悠哉,我想,如此就已经够了。“没有雪的冬不是个冬”(《雾夜行》),同样没有悲的人生也不是个人生。脑中总会浮现这样一个镜头,从苍穹之上,由远及近,繁华都市之中林林而立的一座高楼,在顶层的边缘上站着一个人,张开双臂,向前迈步,寒风包裹着他,世人看不到他,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平台,这人小心谨慎,如履薄冰,无疑稍一步之差就可能会摔个粉碎,生死之间惟有自己保持清醒保持平衡,才能于立足之地站住脚跟保存自己。面对金钱充斥的世界,诗人的心里是“荒芜,是沙漠”,诗人“仰天长笑”(《年底的苍凉》),他蔑视物质包装的这一切,他追求的是温暖,是友情,是爱,他选择“立成自己”(《我立在纵深的历史里》),这是即使站在顶楼的危渊上也可以华丽转身,自成一道风景的气概。

作为养分的来源,大地在诗中总是化为神圣的象征,在这一组诗中我们感受到在诗人的心目中,大地确实是像母亲一样的存在,他有着与生俱来的大地情结,他的心从不曾离开过大地一分一秒,他甘愿化作一棵树,化作一颗深深地植根于大地的树,“我是一棵生根的树/固执的站立/在属于我的这片土地上”(《我是树》),来守护心中不曾污染的这方净土。这是朴素的情怀,高尚的情操,贴近土地,贴近家乡,贴近父母,诗人找到了他情感的寄托,神游的归宿,脚踏大地,不必刻意。人生的旅途坎坎坷坷,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可是若是在爱的沐浴下降临到此世,终也会带着爱的温暖融化面前的层层冰霜。这是魏东建先生传达给我们的最简单的情感,在诗中我们了解了它接收它,也是默默地,无须宣扬,不必负担,因为当我们细细回想中才发现在不知不觉中它早已深刻在心。试想谁人不会感恩自己的母亲,毕竟是她们赐予我们机会,陪伴我们来到这陌生的人世间。诗人的这种情感是很普通也是非常崇高的,他真挚的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读了它也就了解了作者,读了最为朴质的作者。

 放开胸怀,展开思想,天地无限宽广。“我在天空用我的姿势飞翔/地面的猎枪是我生命的悲壮/但是我注定一生飞翔/飞翔在我自己选择的蓝天上”(《快乐因为爱上飞翔》)。飞翔,飞翔,飞在高高的苍穹,飞在广袤的蓝天,这是自由,这是解放,即使飞向死亡也绝不悔,野蛮的猎枪恰恰成就了诗人呼之欲出无法遏制的无畏豪壮。不知这是否是文人的特质,当脑中装的思想太多,心中所感太广,身体也都会觉得受到束缚,渴望着冲破这层大网,追求自由甚至成了本能。世俗的情,世俗的眼光,世俗的琐碎都成了一座座牢笼,每天身陷错综复杂的囹圄中,即使自己是一支利箭,也是失去了弓弦无法移动,于是翱翔在那空灵湛蓝的高空中的幻想就变得那么美丽,那么向往。我们自己何尝又不是被一个个有形无形的枷锁捆绑着,自由并不是革命时代争取的专属词,我想飞,我要飞,怎么才能让我飞……这正是千千万万水泥钢筋中传来的低低回声。

   “我想象我是世界的独子”(《现在都市的秋水佳人》),苍茫大地,芸芸众生,诗人却向世界发出这样的无奈口号,或许他丢失了开启心灵之门的钥匙,或许午夜时分他在自己的房间中只听到冬雨冰冷的滴答滴答,忘记了此时沉睡中的还有很多他的同类,或许在车水马龙人潮拥挤的繁华都市他突然发现舌头打了结,欲说无人。世界的独子,宇宙的遗珠,都源于诗人真真切切的孤寂的情感。在这生活的潮流中,诗人并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甘作大海中的一滴水滴,而是抽身化作岸边青草上一颗晶莹的露珠,在茫茫潮流中,他看清了潮起潮落,汇合分流,内心自会有无法排遣的孤独惆怅。“红叶的灿烂/却是为了纪念别离/送别的只有风/摇摆的红灯笼/朦胧了夜色/和我/飘零的身影/”(《那一夜的行走》)昏暗的路灯,长长的影子,与夜风为伴,与黑暗相融,我想这份孤单是感伤而感人的。

诗人也写爱情,在诗人的爱情篇中,我想起一句话:与人生无缘。诗人写的爱情我看不懂,或许我想诗人自己也未曾真懂,缘由何处起,又在何处灭,端倪初见,却早就擦肩而过。对于诗中的爱情,我只知道它很美,是凄美,是唯美,是一种无法言说无奈的美。诗人的思念,散落在秋季的落叶里,“落叶在用失落的眼神看我”(《现在都市的秋水佳人》);他们彼此相知,温暖彼此,“这里没有春天/春天被我们揣在怀里/从你我的眸子中流淌而出/溢满天地”(《爱与春天无关》);他们之间曾经如此靠近,却终在落叶与风景的执着中使“你我的生命历程就这样顾此失彼的互相经过”(《我和一片落叶在秋天里相遇》)。诗人在遗憾中向我们展示了心中的羁绊,逝去的美丽,我们无需耗费精力地去揣摩字词背后的故事,故事本身是如何不重要,“我把湿淋淋的心情/交到你的左手心/你看着我滴水的心境//其实没有风/我说着透过你的笑容看着你的眼睛/你我彼此转身/在远离的瞬间/伸出你干燥的右手/向我一挥/风起云涌/归于平静/雨呢”(《在去看你的路上遇见雨》),这些优美的词句就已经使我们沉醉于月夜,冬雨,飘叶,在归路中的一次次浪漫的邂逅、无言的沟通,即使只是一次次的漫长等待,短暂对视,也使我们感动。这样简单而深刻的情感在现在的社会我想最是可与而不可求的纯真。

不仅仅这些,魏东建先生的诗涉及内容广泛,写人写事写心情,写故乡,树叶,冬季,写鼠标,手机,科技,内容不固定,情感却真实。明明是散文式的诗,可我却偏偏看到了诗里又包含了那么多的故事,诗人的家乡,诗人的亲人,诗人的朋友,诗人的生活,在诗的语言中我看到了印记了诗人独特品格的普通人的世界。他曾经说过“麦子的一生是个传奇”,但我想文人的一生也是个传奇,因为没有过撕心裂肺的痛写不出刺眼的文字,没有过漂泊游荡的无助写不出流浪的心酸,没有过心与心的交流呼唤写不出感动你我的真诚,没有过传奇经历的文人是装扮不出文人气质的。魏东建生于黄河畔的一个小村庄,曾因健康原因休学,做过工人,摆过地摊,干过保险,搞过推销,他挣扎在生活轮轴之间,体尝了生活的艰辛,这样的经历他没有简单地让它们沉沦流过,而是深深地把它们烙印在他的大脑里,在情感的记忆库中储存。不论现实如何不如意,在生活的间隙中他一直紧抱着文学梦想,“枕书抱酒自称仙,怀中自有一柄剑。”(《打油集锦》)生活的这一切都可成为他写作的源泉,“母亲要下地劳作/把我绑在一棵桃树上/耳边身旁是欢笑的树叶/我也向往这时去了外祖父家的姐姐/因为那里的富庶与黄河/富庶的概念就是他家后院晾晒的瓜干”(《生死之间一张纸总要写点么》)。我想正是这种璞质的人品孕育出了朴质的文风,才有了一篇篇平静而又感情真挚的美文,那些华丽辞藻才失去了装饰的必要——诗,读的是心境。

很多人认为在现在的社会复杂而残酷,人与人的交往必须要虚伪,不然人根本无法生存,如果这是世间存在的隐法则,那么我希望至少在手中握笔或者敲击键盘时能够坦诚,写出一些真实,至少在文字中让我们能够发现还有心灵的共鸣,情感的栖息,可以让紧绷的神经得到舒缓,使深藏的内心免于被遗忘,否则这个世界就真的是太悲哀,我们也实在是太可怜。我们都看的到,现在的社会节奏很快,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加油加油努力跟得上时代的步伐,害怕慢的一拍两拍的就会被抛弃,很少人能够静下心,想想自己的纯理想,太多的人忘记了自己儿时放风筝时的简单快乐,而“一切向钱看”也蒙蔽了我们大家的眼睛,其实我们都应睁开明目,用心体会我们的生活缺少的到底是什么。越是这样进步的社会,文学就会越来越作为精神补给品不可或缺。可问题是我们应当搜寻什么样的文学来慰藉我们灌溉我们呢?很欣赏魏东建先生对文字的说法“其实原本没有文字/那是人类情感发酵、思想升华、心灵碰撞的记录/我们的美好需要保留/我们的爱需要传递/这该是文字的来历……”,这是“魏东建文字的命运”,本身就是一首诗。文字不应是为有钱人代言的工具,不应是表现虚伪的又一层面具,更不是用来哗众取宠的弄品,它是一种记录,一种印证,而且正如魏东建先生所说文字应当有属于作者自己的定位,我想这就是魏东建先生创作的初衷。文学不像新闻报道,新闻报道只是要求观众了解事件的真相,是传输文字,而文学是要读者有自己的感受,是展现文字。读者能否有情感的触动,关键就在于作者对文字的定位,定的高作品浮于表面,华而无实,我们只能拜读,定的低作品趋迎附和,流于低俗,我们只是消遣。而魏东建先生创作前就已经给自己的作品做了准确的定位,“遭遇了这些,我才知道我有这么多关心我的朋友,我明白,魏东建不只是自己的,我只有努力”,这句话令我感动,这使得他的作品注入了更多的感情,我也从他的诗中感受到了他真诚的努力,不仅为自己,更多了一份责任,不能不说,这样的作品才是使我们用心读的真作品。慢慢的品读,慢慢的思考,细水长流,灌溉我们贫瘠的精神家园。

坐在温暖的房内,一窗之隔,外边虽是阳光明媚,一片平和,但我知道此时寒风还是无情的凛冽,出去的话肯定会感受到刺骨的冷。此时此景,我想魏东建先生的《春日下午的禅思》最能体会我的心情:“坐在音乐里/与茶对谈/阳光在透过窗玻璃/走进来/溶进茶里/我举杯饮下/身心怡和天地泰。” 一切事情无论好坏美丑,在于心境而已。

 

魏东建:一个典型的“后现代后诗人”

 

——诗人魏东建的诗和他这个人

 

朱多锦

 

诗人魏东建的诗集《行走意或飞翔》要出版了,他嘱我作序。我写下的是诗人魏东建的诗和他这个人——

1

如果查一下我的日记,就会发现一个具体的日子——从那天起我开始结识一个人,他就是魏东建。由于我结识的是魏东建,那个具体的日子也就具有了不寻常的意义。大约是20世纪90年代初的一年的一天,那天我去了当时正在济阳县第八中学(自1995年济阳县第八中学又改为实验中学)执教的诗友徐树爱君那里,当晚在酒桌上徐君介绍来了一位新朋友,那人便是魏东建。当时徐君介绍说魏东建是个努力写作的人——写诗,写散文。那晚,我们各守一杯老酒,酒倒没多喝,话说得却不少。不过,新识的魏东建仿佛没说多少话,他只在“倾听”——我想,一个能够“倾听”和善于“倾听”的人将来定会有着他的出息的。当时,魏东建在济阳县文联当临时工,“文联”这个名字听起来怪好听,一些人便以为这样的单位一个个都是文化人,进到里边的人一定也会出息成“文人学士”的,不管魏东建当时是怎么想的,反正从那时他就开始写作了,写散文、写诗,由于中国可恶的用人制度,同时文联又是一个穷单位,这决定了他在文联必须来一番卧薪尝胆。那时单位的许多事情都压给临时工来做,待遇和薪水却极低,那是让当事人觉得都难以启齿的一个数,而他做事又极认真,当时真可谓是辛苦非常,他当时就睡在当年文联楼梯底下一处鸡舍般的小空间(那个小空间是很难用“屋子”来名状的)。不过,当时的魏东建并没有说及他当时的这种处境,这一切都是我以后了解到的,他当时只是静静地倾听我们的谈话。第一次相识,魏东建给我留下的感觉是:志不在小,是一个“隐忍以行,将以有为”的人 ——包括他的写作。当时我想:做人就应这样,要活出个样子来。看谁笑在最后。然而像魏东建这样的“志不在小”,尤其是这种“志”又在写作的人,由于当今世事的艰难和多变,由于君子文人之流末,就决定了岁月对他将多有磨难.。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后来,他离开了县文联,其间曾摆过地摊,后又到“三塑集团的青宁生产基地”干临时工(在集团的后来,给集团办的一份名曰《三塑人》的厂报做编辑,继而是主编),后又到济南市电视台干事,后又到济南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干事,后又到山东电视台干事……,以至于今。一个魏东建,倍尝的是世态之炎凉,洞明的却是一颗跃动着的心。此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在一个世事维艰的年代,命运无论怎么样变幻,无论怎样让常人难以忍受,魏东建却都坚韧地走着自己的路,尤其是从未放下自己手中的笔。“行走意或飞翔”——他从黎明于黑暗中刚撑开的眼缝儿里走来,决意“行走”出自己的路,行走中尽是自己的“行走意识”、“行走意志”。“当生命的旅途出现障碍//我只有选择走投无路飞起来”“当北风走来//把季节冻得发抖//眉毛和胡子一色的霜雪//回首处已是一路泥泞//记忆仍被雪封”,“我不知道我的敌人在哪里//所以失败//我知道朋友在哪里//所以快乐。”“风雨中的那棵树//就是我”(引自魏东建诗集《行走意或飞翔》中的诗)。不管怎样,“行走”中,魏东建的那颗太阳是慢慢地升高了起来,由他“行走意识”、“行走意志”而终于彰显出来的是他的“行走意义”。魏东建终有笑在最后的日子。这种“行走意义”就表现在他不辍的笔耕及笔耕的结果中。这在魏东建 “行走”的逻辑里就应当是这样的——。

 

几年前,魏东建出版了散文集《行走在思想的边缘》。今又要出版诗集《行走意或飞翔》——从他的散文,特别是诗中,我们看到的是他“行走”中的“行走意识”、”行走意志”及“行走意义”。

诗集《行走意或飞翔》所收辑的是魏东建这些年来于风雨“行走”中所写下的诗。今天看来这些诗已是他一路“行走”的写照。魏东建于“行走”中,所不得不面对的是人生岁月中的那些残酷、那些艰辛、那些苦涩,那些无助、这使他的日子都“与诗无关”,然而,正是这些“与诗无关”的日子,才使他收获了自己的诗,因为没有残酷、艰辛、苦涩、无助,哪有对人生的深刻体验?哪有“回首处已是一路泥泞”的风景?哪有对岁月各种滋味的品尝?正因为有了这一切,才使他有了对路途对岁月对人生最诗的感觉。由此,这一切又使他开始“与诗最有关”。正因为如此,使魏东建使笑到最后的是他的诗。

 

诗集《行走意或飞翔》分六辑:第一辑《摇动彼岸的风景》,第二辑《行行复行行》,第三辑《花重锦官城》,第四辑《红尘似琴心如弦》——以上四辑都是现代诗。第五辑《律绝抒情忘平仄》,是一些拟古诗; 第六辑所收辑的是学界包括对魏东建的诗在内的各种的评论。

魏东建生于1974年(农历七月一日),到他开始写诗的时候,那时正是中国现代诗运动中的“第三代后”(“后现代后”)的诗时期。中国的“文革”后,先是“朦胧诗运动”(“现代派诗运动”)的兴起,后是“第三代诗运动”(“后现代诗运动”)。不管是“朦胧诗”,还是后来的“第三代诗”,在各自的当时都曾被称为“先锋派诗”。“第三代诗运动”之后,也曾出现更先锋的所谓“第四代诗人”,然而,由于做为“先锋派”的激进性的锋芒到这时应当说已是“强弩之末”,所以当时的所谓“第四代诗运动”几乎已没有多大显现就消失了,其中一些人虽独自激进着(今天还不乏这样的人,这些人有两个特点:一是目中无人,二是诗写得不知所云),却已弄不出什么名堂来。其后大量出现的是“第三代后诗人”的诗,那是整合了“朦胧诗运动”和“第三代诗运动”而推出的一种现代诗,实际上。这是中国现代诗运动中的一种“否定之否定”过程所呈现的结果——“第三代诗运动”否定“朦胧诗运动”,“第三代后”又对“第三代诗运动”有所否定,这种“否定之否定”的结果所推出的是“第三代后”的诗时期,“第三代后”也可谓“后现代后”,“后新思潮后”。“第三代后”的诗实际上是将“朦胧诗”和“第三代诗”的表现手法及内容意义整合了的一种诗:意象和反意象表现(口语入诗)的结合,崇高和反崇高的结合,审美和审丑的结合(于是有了“消解意义”和“嘲讽”),甚至或传统新诗的客观再现和现代诗的主观表现的结合;其中,从“朦胧诗”到“第三代诗”一以贯之的又是现代诗的思辨性,另外还继承了“第三代诗”的对“生命意识”表现。这也可以说 是“朦胧诗运动”和“第三代诗运动”的大碰撞推出的一种平台——现代诗发展中的“第三代后”的平台。这些年来,很多有为的诗人就是诗于这个平台的。应当说魏东建的诗写作一开始,中国现代诗的发展所能给他的就是这种“第三代后”的平台。

魏东建所辑于诗集《行走意或飞翔》中的现代诗可谓是较典型的“第三代后”一代诗人的诗。

魏东建一开始对新诗界刚发生过的事情,也许还不十分了解,或者说还未来得及去了解,但是不管你了解不了解,事实上是他所面对的就是“后现代后”那样一个诗时期,这是既成事实。存在决定意识,事实上他一出手,其笔下的诗就渐趋于“第三代后”的诗写作——在中国现代诗运动中,对一代代诗人,只看他的诗就知道他是哪个时期的诗人,甚至对其年龄也能估计差不多——久了,他也就终得这种诗写作的三味,技巧也就渐显其成熟。历史就给了他一种那样的平台,就看他怎样挥舞了。魏东建是一个很勤奋的诗人,几乎每天都有新诗出,这也是他能成就为一个诗人的重要原因。

读魏东建辑于《行走意或飞翔》中的诗,都可以说明他就是在现代诗的发展中的“第三代后”时期一个较典型的诗人。在中国现代诗运动中,对一个诗人,要想真正弄懂他的诗的成就,应先看他继承历史的是什么,即弄清这个诗人是起步于一个怎么样的诗时期,如何汲取了这个诗时期的及历史上的的诗营养,同时又是如何作用于那个诗时期的。只有明确了这些,才能明白了这个诗人的诗成就的意义。我们对魏东建的诗评价,就基于是这样一种基础。

下面是从诗集《行走意或飞翔》中抽出的一首题为《在去看你的路上遇见雨》的现代诗(见第三辑《花重锦官城》):

“我出发的时候//雨也在路上//我和雨在去看你的路上相遇”“我把湿淋的心情//交到你的左手心//你看看我滴水的心境//笑——//其实没有风//我说着透过你的/笑容看着你的眼睛//你我彼此转身//在远离的瞬间//伸出你干燥的右手//向我一挥//风起云涌//归于平静//雨呢”

——这首诗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可谓是典型的“第三代后”一代青年诗人的诗,“我出发的时候//雨也在路上//我和雨在去看你的路上相遇”这样的诗句,应是“第三代诗”的口语入诗;“我把淋湿的心情//交到你的左手心//你看看我滴水的心境//笑——//其实没有风” 这样的诗句有“朦胧诗”的意象创造,看来诗人是成功地将“第三代诗”的“口语入诗” 和朦胧诗的“意象创造”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这样衬托出的是诗人当时的一种心境,也可谓是一种情绪:沉稳而又急切。这里是将一种景况和一种心境巧妙地结合起来,读者所体味和进入的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心绪意境——一种湿淋着的和鲜嫩着的和无奈着的心绪,表现出的是是诗人心绪的矛盾:郑重却洒脱,崇高又随便。这是一个人对一种爱达到一种纯美程度时不得不陷入的情感表达方式。本设想在“去看你”的路上太阳高照,谁知却偏偏“遇见雨”,于是便有了“一种淋湿的心情”,当把这种心情交到“你的左手心”,当“你看我滴水的心境”,接下来本应是一种关于寒暖的问候了,然而却笔锋一转,这时推出的场面却是“笑——”,是因为突然发生了什么吗?比如说起了风,然而“其实没有风”。人是复杂的,人的感情是复杂的,人的爱的感情更是复杂的,不能按一种“正常”去发展,它必须“非正常”,常要打着旋儿地呈现一种矛盾的心态,这才叫微妙!将这种矛盾复杂的心绪生动表现出来就是诗。从诗的表达方法上来讲,对这种如此矛盾、复杂、微妙的心境,如单靠“朦胧诗”的那种意象表现的写法,是不易表现的,但单靠“第三代诗”的那种“口语入诗”的写法也难达到成功,只有将前后两种现代诗的表现手法及其美学倾向结合起来,才能将这样一种心境轻易地表现出来。

同时,读这首诗从诗语言效果所呈现出的整个诗的氛围中,让人感到的是“热烈和清淡”并存,“庄重与散漫”同在,“我说着透过你的/笑容看着你的眼睛//你我彼此转身//在远离的瞬间//伸出你干燥的手//向我一挥//风起云涌//归于平静//雨呢”。实际上这就是“崇高推崇”和“意义消解”的共用——诗人笔下的出现的这样一种场合:那个“去见你”的人和你都是既郑重其事又彼此游戏人生。这是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的中国年轻人中常见到的人生状况,然而要把这种人生状况通过几句诗活生生地勾画出来却实在不容易,这是惟有“朦胧诗”的“推崇崇高”和“第三代诗”的“消解意义”的两种意境创造的结合才能惟妙惟肖地表现出来的事情。只有既真正体验了那代人的心意状态又能把握前后两种诗潮的表现手法的诗人才能做到,而且是轻易就做到的。诗人魏东建就是这样做的。你看他将这样一种时代青年的普遍心态通过表现个别,只几句近乎信手拈来的句子就统统表现出来了。然而这种“信手拈来”看似轻易,却是功夫历练的结果,没有平时对表现对象的细心把味、体验和对现代诗诸种表现手法的把握是难以做到的。

另外魏东建的诗还表现着一种“生命意识”,但他的这种表现却不是直接通过人的本能揭示,而是由对“生命意识”的体验而诗意表现出来的。你读上面所举出的这首诗,也正可体会到这一点。这一点倒是从“第三代诗”那里来的。

以上仅是对魏东建的一首诗的评析,实际上你读他的《行走意或飞翔》中各辑的现代诗会感到他的每首诗都是《在去看你的路上遇见雨》。

重要的是通过魏东建这个“个别”已能窥见“第三代后”一代诗人的共同风貌。

对于魏东建的诗,中国作家协会全委名誉委员、甘肃省作家协会原主席、中国诗歌学会理事高平先生这样评价:“ 魏东建的诗可以说是纯粹的诗。他忠于内心的感受,展示赤诚的情怀,他不是那种大声呼喊,惯于夸张的诗人,他的诗中透出情和爱,纯净如秋水,温柔如白云。”其实高先生的评价正是从另一个角度说出了魏东建作为“第三代后”诗人的诗的特质。

诗人魏东建的诗就这样有着这样一种特殊的诗意——只要将他的诗和他所处的诗时期连起来看,就看出他的这种特殊意义之所在。魏东建作为诗人是“第三代后”诗时期的佼佼者。

“朦胧诗运动” 和“第三代诗运动”的碰撞推出了“第三代后”(“后现代后”)这样一个现代诗发展的平台,其时, 魏东建就在这个平台上成就了他的诗,也成就了一位诗人 ——天什么都告诉你了,就看你悟得悟不得。 魏东建一直在悟,并悟得了。

 

魏东建出生在古济水现于黄河之北(济阳县)的一个村子里,据说祖上也曾风光过,他曾祖父那代在当时的省城济南被称为“河北魏家” ,那时他家的“宝和银楼” 在诸商家中是颇有影响的,他曾祖父本人竟是当时的一些高官们的座上嘉宾。到了他祖父,家境就开始没落了,到魏东建这辈就已经只有贫穷了。他堂兄弟姐妹共六人,他排老末。他出生的第三天,早已卧病在床的奶奶在看过他一眼后就去世了。他姐姐是在外祖父家长大的。在一个大起大落的家庭出身的人,其当辈中就常会有一个能坚韧地再创业的人,魏东建就是当年的那家“河北魏家”  的后辈中又站起来的人,这就有了我在前面所讲到的他不停地创业闯荡,不辍于笔耕的那些话。

他从小在他的小伙伴中就有以讲故事的方式吸引和团结“诸家好汉”的本领,他所讲给伙伴的故事,全是别人没听过的,因为那都是他边讲边口头创作的,那时流行刘兰芳讲《杨家将》评书,还有孟良的斧子,还有杨排凤的烧火棍儿,都成了他口头故事的由头。后来初中考入了县第五中学,这时他作文在全班同学中是最突出的了,那时他的语文老师是毕业于复旦大学农学系的王绍岱老师, 广东汕头人,大学毕业后入伍海军,但后来却成了右派,结果就被打发到位于鲁北的那个小县的第五中学任教。东建上初中时,王老师已退休了,是返聘任教的,那时,魏东建在王绍岱老师那里是如鱼得水。如果这样寻根魏东建的话,我们就不难发现诗人魏东建最初的那村、那家、那校,那人曾给他的是一个怎么样的天地,诗人魏东建就从那个天地间走来。

20075月(5日),我和魏东建等几人穿过魏东建的故乡王河村去济阳县曲堤镇的曲堤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那是上午八九点钟的时光,我们穿王河村(那天是王河集)往东上了黄河大堤。车行于大堤上,正是布谷啼鸣时,这时发现在堤坡上开满了一片一片艳黄艳黄的苦菜花,鲜美,鲜嫩,于布谷声里,于和风中连天铺开的是一地春光,一席锦卷,一层梦幻,无垠希望,无限情怀——这就是魏东建的故乡么?这时我想到的是魏东建这个人和这个人的诗文和这个人的家和这个人的祖上。一个人来到这个世间总有他的来头,来头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来头,不同的来头走出了不同的人生。是啊,魏东建的王河村紧靠黄河,黄河的春天开满了苦菜花 ——黄河,浪浪涛涛积岁月,涛涛浪浪铸人生。黄河,“你在流年的记忆里掀打着浪波|波谷波峰,沉浮星辰日月\\——告诉我,黄河\\谁人向往的心境\\才见不屈的魂魄?”  “你在逝岁的感叹中扣动漩涡\\涛起涛落,惊颤帆影船舶\\——告诉我,黄河||谁家艄公的号子||才见无畏的豪歌?(见序者的诗:《告诉我,黄河》-19705)魏东建这个人血管里流淌的是黄河的逝涛,是黄河给了只有魏东建才有的气质,继而是他的人生;苦菜花,根苦叶辛,然而,她的花却是美的,每到这个季节,那就是人间一抹耀眼的风景。诗人魏东建的诗和他这个人,使我想起的是魏东建故乡黄河大堤上春天的那层艳黄艳黄的苦菜花;魏东建故乡黄河大堤上春天的那层艳黄艳黄的苦菜花,又使想到诗人魏东建的诗和他这个人。

“我出发的时候//雨也在路上//我和雨在去看你的路上相遇” ——魏东建去见谁呢?我想无论去见谁,那都是一种命运。无论去见谁,事实上已是他要先和“雨”相见,雨,有贵如油的春雨,可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也有迎头暴风,那可是要摧树折禾的呵!事实上魏东建各种风雨都经历过,所以才有了他这个人和他这个人的诗。

以上所说的就是诗人魏东建的诗和他这个人。是为序。

 

20092271125)书面就稿于山东文学社412房间

221日、22日于齐河家中,23日、24日、25日、26日,各为上午,于山东文学社曾草于书面);32日晚按打出的电子稿校之;33日下午及晚(2250)校完电子稿,4日下午又订正之(结于1750)。

 

 

 

朱多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鲁迅研究学会会员、山东省中国现代文学学会会员、山东省中国当代文学学会会员及全国教育学院系统写作协会理事。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山东文学》月刊“诗栏”主持、第三编室主任;中国泗河文化研究会主办的《华夏文坛》社长。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